我對金錢沒有好感,對於我來說,金錢作為一種勞動所得,只能發揮購取衣食和書報的作用,至於它還能帶來更多的物質享受,我絲毫也不稀罕和羡慕。一個年輕人,如以金錢為重,斤斤計較於金錢得失,這是意志消沉,情操低下的表現。在我看來,金錢是許多壞事的根源。
  從沒有一絲遺憾,只覺得時間太短。
  ——湯慶福
  ■本報記者 王志彥 實習生 趙沁藍
  距離湯慶福離世,已有一年零四個月。老湯的兒子依然穿著他留下的襯衫,妻子頸上戴著他繫上的項鏈。一切好像都沒有變,一切都在沉默地表達著對亡者的懷念。
  今天,我們有幸聆聽湯慶福的妻兒講述一個不為人知的老湯,一個真實、立體、有血有肉的湯慶福。他既大公無私,又對生活、對家庭充滿真摯的愛。
  輓歌雖已逝,大愛存人間。
  他是個平凡的居家好男人
  “如果老天要我去,懇求小鳳原諒,我到那裡會等你。在你百年之後,我會到陰陽界上接你,因為那裡的路不好走,怕你不認識路,容易迷路。我會在那裡買好房,佈置好。你來了後,就有一個溫馨的家。因為我知道,你怕孤獨。”去年5月,有感於自己身體支撐不了多久,湯慶福曾為妻子寫下這樣的留言。拳拳依戀與不舍溢滿文字之間。
  當湯慶福生前的同事彙集一堂,爭相講述他事業上的豐功偉績時,妻子胡小鳳卻微笑著說,在她眼裡,湯慶福只是個居家好男人,是個平凡的好丈夫。“他在家裡什麼都乾,對我也很好。我們在一起很開心,非常好,一般人比不過我們的。”笑容里雲淡風輕,仿佛只要回憶起那些美好的日子,就會心生甜蜜。
  胡小鳳說,湯慶福廚藝很高,家裡來客人都是他下廚。節假日,湯慶福會主動分擔家務,去市場買菜。有空時,也會帶著老婆孩子去公園裡打羽毛球、放風箏。“他和我們在一起時笑得就像個孩子,同事下屬要是看到了,肯定認不出這是‘湯主任’。”
  平凡的幸福,隱藏在不凡的人格裡。湯慶福曾說過,娶到這樣一個老婆,是這一生所做的最正確的事。
  1982年35歲時,湯慶福在寫給妻子胡小鳳的信中,充分表達了自己想“做事”的急迫之情。他寫道:“十年動亂,奪去了我的青春。再過五年,我就要進入四十之年。這五年時間,我把它看作是‘青春的殘餘’,對我實在太寶貴了……”至此,二人心意相通,胡小鳳更是全力支持丈夫。湯慶福為人清廉,公私分明,他的很多決定,在外人看來甚至是不通情理,但妻子卻都能理解。
  胡小鳳以前在一家工廠財務科工作,後因效益不好,50歲時被一刀切提前退休。胡小鳳不甘賦閑在家,就跟丈夫說:“在家獃著沒勁,想重新找個工作。”湯慶福回應:“我沒權沒路,還要靠你自己。但有個前提,別在我任職的系統內找。”
  其實,哪裡是湯慶福沒權沒路,當時作為上海進出口商會會長的湯慶福,隨便找家旗下企業都不難解決。胡小鳳理解,“我當時也只是試一試,我已經習慣他這樣了”。
  湯慶福鼓勵妻子繼續充電,他為胡小鳳買來一摞會計實務的書籍。最終,胡小鳳考出了助理會計師證書,自己找到了一家企業繼續做財務。
  2013年6月19日,胡小鳳的母親病危。胡小鳳猶豫不決,要不要告訴湯慶福。胡小鳳實在不想打擾丈夫,因為他正在準備第二天的會議。可是,在老母親眼裡,她最看重這個女婿,也最喜歡這個女婿。思來想去,胡小鳳還是打了個電話給湯慶福。很快,湯慶福就趕到了醫院。為了不影響老湯第二天開會,在醫院只獃了一會兒功夫,胡小鳳就攆他回家休息。
  看著悲痛不已的妻子,湯慶福安慰她說:“你還有我,我才是你的天。”可就在當晚,湯慶福一覺再也沒有醒來。胡小鳳一天內,痛失至親的老母和至愛的丈夫。“他不負責任,他食言了!”胡小鳳含著淚說。可能,這也是胡小鳳在和湯慶福相知相愛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嗔怪。
  她還記得丈夫從希腊聖托里尼寄回的明信片,記得他承諾要在退休後帶著家人去日本旅游,記得因為自己喜歡項鏈,湯慶福就選購了一條小金豬項鏈,寓意將他(湯慶福屬豬)牢牢地拴在自己身邊。因為瞭解所以理解,因為理解所以信任,因此,即使湯慶福工作再忙碌,二人之間的愛卻從來不曾消退。
  他們家的住房,是一套普普通通三居室。那些被湯慶福一路提攜過的下屬和幫助過的企業,從無機會踏入。
  客廳沒空調,牆角已脫落,窗臺早斑駁。幾年前岳母動遷,暫住湯慶福家,他便和妻子在書房和客廳打了7個半月地鋪。
  其實十多年前,他的住房改善問題,就被老領導、時任外經貿委主任朱曉明操心過,先是提議換大房子,被婉拒;後改成增配一間,又被謝絕。而且,湯慶福回家隻字不提。妻子胡小鳳也是直到丈夫去世後,才從前來探望的同事口中獲知往事。
  湯慶福曾經說過,他們一家人就是個“鐵三角”。“我是支柱,兒子是希望,老婆是基石。”如今,鐵三角的支柱倒下了,但這個家並沒有倒下,因為他留下了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他為手中的權力套上“籠子”
  在湯慶福離開的日子里,胡小鳳和兒子湯奕飛共同重溫她和丈夫早年戀愛時的往來書信,每封信件都是長篇大論,除了工作,還探討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使湯奕飛對父親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其中有一封信,是這樣寫的:
  “我對金錢沒有好感,對於我來說,金錢作為一種勞動所得,只能發揮購取衣食和書報的作用,至於它還能帶來更多的物質享受,我絲毫也不稀罕和羡慕。一個年輕人,如以金錢為重,斤斤計較於金錢得失,這是意志消沉,情操低下的表現。在我看來,金錢是許多壞事的根源。”
  和胡小鳳一樣,兒子湯奕飛在成長過程中,也從未有機會“拼爹”。湯奕飛考大學時,湯慶福曾有一位朋友主動提出,可以幫助聯繫高校里的熟人讓湯奕飛進熱門大學,被他一口回絕。憑藉自己的實力,湯奕飛考上了名牌大學。
  下轉◆7版(上接第1版)大學畢業後,湯奕飛先在一家會計師事務所上班,後來辭職另找工作。但當時正遇上全球金融危機,投出去的簡歷石沉大海,直至一年半後,才終於在上海一家調味品公司找到了財務工作崗位。
  不僅從不謀取私利,湯慶福還主動為自己手中的權力套上“籠子”。原市外經貿委的服務貿易處曾握有國際貨運代理企業資質從業證書的審批權。雖然分管這個處三年,老湯也從未替熟人打過一次招呼。在外貿配額時代,他分管的進出口配額就等於真金白銀。但是,他從未遞過一張條子。為了防範某些官場“潛規則”,他特意建立了一套配額分配管理制度,將審批過程公開化、透明化,主動把權力置於制度約束和監督之下。
  湯慶福的清正廉潔,還充分體現在他對某些社會風氣的“反其道而行之”。逢年過節下屬、企業要登門拜年,他一概婉拒。生病住院,他一律謝絕同事探望。恪守“公車絕不私用”的原則,儘管配備公車10多年,卻從未給自己或家人辦過一件私事;直到參加他的追思會時,他的三任駕駛員才第一次看見他的兒子。
  但追憶起自己的父親,湯奕飛滿滿都是崇拜,在他印象里,父親永遠是在伏案疾書,思考工作。雖時常晚歸,卻從不抱怨,也從不以為苦。父親知識淵博,閱讀廣泛,卻從不放鬆學習,閑暇之餘,手捧書報,細細研讀,劃線剪報,做閱讀筆記。“外貿形勢一直在變,如果不及時更新知識,就要落後淘汰。”父親殷殷教誨,給了湯奕飛深刻的印象。
  湯奕飛還提到了這樣一件事:“在近50歲時,父親報名參加中歐MBA課程。由於年齡偏大,被面試官責難,50歲的人,為什麼要錄取。父親自信答道:現在也許不是最優秀的,但畢業時一定能成為最優秀的學員之一。果不其然,父親工作之餘,努力學習,以優異成績畢業,而當年面試的一段問答也被傳為佳話。”
  湯慶福在退休後並沒有閑下,反而把商會工作當作新的事業。為了更好地管理商會,開展商會工作,他主動向兒子請教電腦知識,包括電子郵箱、PPT、PHOTOSHOP 等常用工具的使用。湯慶福還買書自學,沒過多久,兒子就再沒什麼好教的了。
  湯奕飛說,在他心中,父親是無話不談的朋友,也是博學多才的老師。湯慶福從不以長輩自居,父子相處平等而又和諧。讀書時,父親關心他學業,卻從不會為學習成績給他施壓。父親會為他每一點進步歡欣,也會為他每一次成功驕傲。而當他因失敗而沮喪時,父親也會鼓勵肯定,一起總結探討,重新制訂目標。
  每逢過年,別人家孩子總能收到父母給的壓歲錢。而在湯家,流行的卻是“壓歲言”,湯奕飛與記者分享了他印象最深的一句壓歲言,是“人無志氣站不直,人無責任長不大,人無目標心不亮,人無意志事不成”。
  母親胡小鳳說,湯奕飛正變得和他父親越來越像,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可能這也是對湯慶福最好的懷念吧。
  一面是對家人濃濃的關愛,一面是對清廉的執著。湯慶福完美地兼顧了兩邊。
  他早同胡小鳳盤算過自己的四種死法:“小鳳,我最好的離去,就是悄悄地睡在你身邊,其次是旅游的路上,第三種是工作中,最後一種是被搶救……”他早已叮囑妻子,“如果沒意識了,非常痛苦,或救不過來了,統統放棄!”
  但即便是生命最後一周,湯慶福看起來仍那樣完美。他在家中跑步機上,依然用最標準的姿勢運動著。一旁妻子,故作輕鬆地哼著小曲。旁人誰都看不出,湯慶福,正在進行著人生“最後的賽跑”。終於,在完成了工作之後,湯慶福如他自己所希望的那樣,躺在妻子身邊安靜地離開了人世。
  “從沒有一絲遺憾,只覺得時間太短。”這是湯慶福對自己人生的總結。質本潔來還潔去,他一生為民、務實、清廉,也愛妻、愛子、愛家。
  (原標題:“他把每一個角色都做好了”)
創作者介紹

寵物店

hh22hhkh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